<dl id='hj3as'></dl>
<fieldset id='hj3as'></fieldset>

<code id='hj3as'><strong id='hj3as'></strong></code>

<acronym id='hj3as'><em id='hj3as'></em><td id='hj3as'><div id='hj3a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hj3as'><big id='hj3as'><big id='hj3as'></big><legend id='hj3a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• <i id='hj3as'><div id='hj3as'><ins id='hj3as'></ins></div></i>
    1. <i id='hj3as'></i>

      <span id='hj3as'></span>
    2. <tr id='hj3as'><strong id='hj3as'></strong><small id='hj3as'></small><button id='hj3as'></button><li id='hj3as'><noscript id='hj3as'><big id='hj3as'></big><dt id='hj3a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hj3as'><table id='hj3as'><blockquote id='hj3as'><tbody id='hj3a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hj3as'></u><kbd id='hj3as'><kbd id='hj3as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<ins id='hj3as'></ins>

            中指血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0

               一、古老的傳說

              在兒時的記憶裡,儲存瞭數不清的故事,而最讓孫秀忘不掉的竟是一個老得不能再老的傳說。

              小時候的冬天似乎格外長,孫秀天天都纏著外婆講故事。外婆把老故事講瞭一遍又一遍,每一遍都是一樣的開頭:

              小時候,我姥姥給我講過這樣一個故事,說有個屯子住瞭十幾戶人傢。有個貨郎經常挑著挑子來賣貨。他站在大街(gai)上一吆喝,各傢的姑娘媳婦就都跑出來瞭,圍著貨挑子選貨。

              這一天,出來一個年輕媳婦,很眼生,貨郎尋思,大概是誰傢新娶的媳婦吧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新媳婦什麼都不買,隻是往頭上插花,把一個油頭前前後後插得滿滿的,然後和貨郎說,我回去給你拿錢。

              貨郎眼巴巴看著她走進一個黃土圍墻的院子裡,可是,左等不出來,右等也不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眼看太陽要落山瞭,貨郎很著急,就站在院子外面喊。

              不一會兒,從兩間黃土屋裡出來一個半聾半瞎的老太太。貨郎跟她要錢,而老太太說她傢裡沒有年輕的媳婦。貨郎說,我眼睜睜地看著她進瞭你們傢院子。

              鄰居們也證實說老太太傢確實沒有新過門兒的媳婦。

              貨郎急瞭,央求村人幫他找找。

              大傢在院子裡、屋子裡都沒有找到那個新媳婦。後來,還是老太太想起一件事,她把貨郎領到她傢房西的一個死胡同裡,在那裡找到瞭貨郎的花兒。

              那個胡同很臟,這些花兒插在一個又臟又破的刷帚上。大傢都很奇怪。

              老太太說:“幾個月前,我兒媳婦切菜把中指切破瞭,出瞭很多血,有幾滴血流在瞭這把破刷帚上。當時,我兒媳婦正忙著做飯,隨手就把它扔在瞭茅房裡。現在算來,也有一百多天瞭,它呀,這是成精跑出來禍害人瞭!”

              大傢聽得毛骨悚然,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            老太太很有經驗,她不慌不忙地說,燒瞭,把它燒瞭就沒事瞭,什麼精靈都怕火。

              有膽大的點起一堆火,把那把臟兮兮的刷帚扔進去,立時燒得吱吱哇哇又哭又叫,就像一個人被扔到火裡被燒死一樣,哭叫聲十分慘烈……

              每次,外婆講完這個故事都要補充一句:

              “秀兒,千萬不要割破中指,中指血是有靈性的,滴在什麼東西上,什麼東西百天後就會成精。”

              孫秀牢牢地記住這句話,一直到現在。

              她的中指保護得很好,從沒割破過,當然,中指血也就無從流出,外婆的話也就無從驗證。

              現在,孫秀考進瞭省城著名的醫科大學,當然不會再相信這些瞭。但是,她並不否認自己內心深處仍然保留著兒時的那份芥蒂。

              二、邂逅

              轉眼大三,課程已經進入到局部解剖實習階段。

              這次心血管探察是在研究生導師修宗教授的親自指導下進行。所以,應該說這是一次精品課的演示。

              孫秀的解剖實習成績在系裡是最好的,她的基礎醫學課程掌握得非常紮實。而且,她有一雙靈巧的手,解剖屍體動作麻利,下刀準確。因此,這次局部解剖被指定為主刀。

              孫秀十分珍惜這次機會。她與幾位同學準時來到解剖室,換好衣帽,來到三號解剖臺前。

              屍體已經準備好,屍身從頭到腳被一塊白佈蓋著。教授按照慣例,先向學生們講一下註意事項,末瞭,他說:“這是一具年輕的女屍,這在解剖教學裡很難得,希望同學們珍惜,同時要尊重屍體。”然後教授向孫秀微微點點頭,示意她可以開始瞭。

              同學們都不說話,此時他們的心情既好奇又恐懼,像是等待著一個嚴肅的時刻。

              “把佈單拿掉。”孫秀說著,拿眼斜瞭一下站在不遠處的屍體管理員。

              那個屍體管理員沒有動。他的大半個臉都被口罩捂住瞭,頭上戴著一頂大大的帽子(醫院發的勞保工作帽),整個腦袋隻有眼睛部位露出一條縫,兩隻眼睛正直直地盯著孫秀。

              孫秀看見那兩隻眼睛,吃瞭一驚,一種莫名其妙的恐懼霎時壓向心頭,而且愈來愈重。她感到瞭某種不祥。她盯著白佈遮蓋的屍體,過瞭好半天,終於伸出手把它掀開瞭……

              她看到瞭一張熟悉的臉!

              這張慘白的臉被化瞭妝,斑斑駁駁地塗上一層血紅,格外刺激人的神經。

              孫秀隻覺得頭皮唰地一炸,一股涼氣從頭頂灌入,霎時涼遍瞭全身,她的心狂跳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時隔多年,她怎麼也想不到,自己竟會以這種方式面對這張臉!此時,除瞭足以使她發瘋的驚恐,還有來自心底的悲傷,歉疚,甚至思念……

              屍體是冷藏的,但是早已解凍,隻是有些涼而已。可是孫秀卻覺得冷氣襲人,寒徹骨髓。

              她呆呆地看著她,大腦一片空白,幾乎忘瞭自己身處何地,下面要幹什麼。現在,她隻是希望這不是那個人,而是另外一個和她相似的女孩。

              可是她騙不瞭自己,即使其他部位都是相似,而女屍胸前那個蜈蚣狀的疤卻不會錯,因為那個傷疤曾經讓孫秀羞辱過,也讓她感激涕零過。

            猜你喜欢